上海证大资债务暴雷,会不会被摘牌?

发布时间:2021-06-01 22:40 来源:财经自媒体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来源: 上市星球

5月31日,上海证大(00755.HK)宣布,罗兵咸永道将于2021年6月30日举行的公司应届股东周年大会结束时,于其现有任期届满后退任公司核数师。董事会已议决,在罗兵咸永道退任后,建议委任大信梁学濂(香港)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为公司的新核数师,惟须经公司股东于2021年股东周年大会上批准后,方可作实。

大约一周前的2021年5月26日,上海证大(HK:00755)发布了一份年报补充公告,2020年上海证大的违约及交叉违约借贷及有关利息已经高达26.78亿元,而2021年上海证大需偿还的贷款高达42.89亿港元,手中现金不足3亿港元。

一句话,就是上海证大债务暴雷了。打算换审计机构了。

上海证大债务暴雷

上海证大的债务危机自2020年8月就开始显露。上海证大事后的公告显示,从2020年8月至12月底,公司无法偿还金融机构的贷款及相关利息,本息合计达5.97亿元。加上此前借款,上海证大未偿还的借款及利息达9.06亿元。

这9.06亿元贷款的还款日原定于2021年12月31日前,由于债务的违约,上海证大须在金融机构要求时偿还借款。 

2021年1月,上海证大附属公司为金融机构提供额外财务担保,因违反相关条款,触发该附属公司所有现有借贷2.06亿元的交叉违约,其中1.18亿元本应于2021年12月31日之后到期。同月,上海证大根据原有贷款协议再次向金融机构提取额外短期借贷4600万元,此后同样出现逾期。 

上述连续的债务违约触发了其他贷款的交叉违约,包含本金15.73亿元及利息350万元。其中包括了应于2021年12月31日之后到期的借贷12亿元。 

违约发生后,上海证大与借款人协商,偿还违约借贷部分本金和利息,分别为9700万元与4200万元。2021年1月,上海证大安排其他借款偿还事项,偿还本金与利息分别为4600万元和4200万元。同时将原本于2021年4月26日到期的交叉违约借贷还款时间延长。

《上市星球》检索上海证大2020年8月至2021年5月全部公告发现,以上债务违约发生时,以及公司相关偿还部分债务举措发生时,公司均没有对外公开披露,直到5月26日,公司才以年报补充公告的形式对外公开披露。这似乎已经涉嫌重大违规。

根据公告,截至2020年12月31日,公司拥有非受限制现金及现金等值项目总额2.31亿港元,而一年内需偿还的贷款高达42.89亿港元,偿债压力巨大。

翻阅上海证大历年财报可以发现,上海证大在自2014年以来的7年中,除了2017年公司实现归母净利润3440万元以外,其余财年均处于亏损,亏损累计已经高达55.44亿元。如果不出意外,2021年上海证大的亏损将会继续,而到期债务违约预计也会是大概率事件。 

公司管理层预计,上海证大2021年可能出现公司所有人应占权益为负值的情况。换句话说,就是公司股份对应的资产将成为负数。

上海证大似乎快走到了破产退市的边缘。

退市悬念系于南通三建

《上市星球》统计发现,2020年有31家上市公司被港交所以“上市规则”规定除牌。濒临破产的上海证大,会不会迎来被摘牌的厄运?

查询港交所相关规定可知,个股满足一定的条件下,可能会被港交所摘牌:

1、发行人(上市公司)未能遵守《上市规则》,而情况属严重者;

2、发行人证券的公众持股量不足;

3、发行人进行的业务活动或拥有的资产不足以保持其证券继续上市;

4、发行人或其业务不再适宜上市。

以上规则套用在上海证大,虽然上海证大2020年以来对多次债务违约未按规定及时公开披露,但尚不属于“情况严重者”,因此第一条并不满足;

至于第二条,虽然当前上海证大第一大股东南通三建持股为29.99%。前三大股东持股合计持股不到63.32%(根据2021年3月31日公告数据),没有达到总股本75%的标准,所以也不满足强制摘牌的第二条;

但是,多位《上市星球》分析人士表示,鉴于上海证大过往几年中连连亏损,仅2020年上海证大的违约及交叉违约借贷及有关利息已经达到26.78亿元。接近公司当期净资产3.05亿元的9倍。加上公司管理层预计2021年业绩继续不容乐观,上海证大存在很大可能性被港交所强制摘牌。

可以说,目前上海证大的生死存亡,已经系于南通三建一线。

2020年1月11日,上海证大董事大换血,南通三建的董事长黄裕辉、副总裁李珍进入上海证大董事会,南通三建同时全面接手上海证大旗下地产项目。

接近南通三建的人士向《上市星球》透露,南通三建董事长黄裕辉曾在内部发言表示,计划以上海证大为资本平台,整合集团旗下地产业务,实现地产业务历史性突破,“上台阶”。

但是局面不容乐观。现在,上海证大的亏损不断扩大,到2021年底前,还要面临偿还高达42.89亿港元债务的压力。稍有不慎,南通三建不但救不活上海证大,自己也将深陷巨额债务陷阱。

[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