奖金过亿的赛鸽是赛还是赌:带鸽子坐飞机作弊,一场比赛成就“一夜暴富”

发布时间:2022-01-07 10:35 来源:上游新闻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原标题:奖金过亿的赛鸽是赛还是赌:带鸽子坐飞机作弊,一场比赛成就“一夜暴富”

在江苏苏州一条临近公路的小巷中,比赛时熙熙攘攘的某信鸽公棚此时已大门紧锁。门卫说,这里的鸽子已经打算拍卖,近期不会再有赛事举办。半月前,这家信鸽公棚因在赛鸽比赛中涉嫌赌博被举报。

而就在苏州这家信鸽公棚发生涉赌前不久,江苏扬州也曾发生类似事件。此后,江苏信鸽协会发文要求各市区信鸽公棚取消“指定鸽”比赛,更坦言出事的信鸽公棚涉嫌违法、违规。

不到半年发生两起赛鸽涉嫌赌博事件,在鸽友圈里被传得沸沸扬扬。“实际上,赛鸽中有赌博情形,甚至为赢取奖金作弊的事件并不是第一次,可以说在各地均有发生。”多名鸽友向上游新闻(报料邮箱:cnshangyou@163.com)记者表示。

据统计,目前全国共有鸽友80万名,每年举办的比赛在2万场上下,报名费几十元到一两百元的群众娱乐型比赛占了绝大多数。然而近几年,奖金过亿的赛鸽比赛层出不穷。随着赛鸽金额的不断攀升,由于尚无相关法规约束,赌博、逃税等成为行业内众所周知的秘密。

1月6日,中国信鸽协会相关负责人回应表示,在近年来的赛鸽比赛中确实存在诸多问题,仅2021年,中国信鸽协会就发布了20多条规范性文件,旨在规范信鸽行业。

另外,有细心的鸽友发现,承包了中鸽协官方网站的中竞鸽公司背后,还曾有被公安部督办的联众网络赌博案的身影。

▲信鸽比赛中开笼放鸽的情形。图片来源/赛鸽资讯网

江苏两信鸽公棚涉嫌赌博被查 北京曾有判例

2021年11月,一场世界级的信鸽比赛在江苏苏州开幕。据当地赛鸽公棚公布的竞赛规章显示,不同类型、级别的赛鸽报名费每羽鸽子1000元到1万元不等。根据飞行分数计算成绩,鸽王的最高奖金达100万元。上游新闻记者统计发现,根据竞赛规章,这场比赛的奖金总额已超千万元。而类似的比赛,每年在全国还有十几站,奖金总额也大致相同。

比赛结束后不久,因存在赌博嫌疑,该信鸽公棚遭到鸽友举报。知情人士向上游新闻记者透露,除公开的赛事章程外,该比赛中还隐藏有规则外的附加赛,总金额超亿元。

无独有偶,2021年10月22日,扬州信鸽协会在其官网披露了同年发生在江苏扬州某信鸽公棚的违规情况,尽管并未说明详情,但其明确提出该公棚涉嫌违法、违规举办信鸽赛事,并重申了禁止比赛中存在包括利用举办信鸽赛事以从奖金中抽头获利;在信鸽赛事活动之外,另行组织以赛事成绩定输赢的收费、发奖活动(如比赛规程外的指定鸽赛等);违反信鸽赛事活动管理办法、办赛指南和参赛指引,组织或参加不规范的赛事活动;组织信鸽比赛对颁发的赛事奖金不依法缴纳奖金税等行为。

1月6日,上游新闻记者从苏州警方、扬州警方了解到,目前这两起案件公安机关均已介入调查,对于其中存在的违法、违规情况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2021年10月21日,针对扬州信鸽比赛涉嫌违法违规的情况,江苏省信鸽协会要求取消“指定鸽”项目。图片来源/徐州市信鸽协会

实际上,利用信鸽赛事从事赌博等违法活动早已成为信鸽圈中公开的秘密,此前北京、辽宁等地还曾对此行为进行过处理。

据裁判文书网2021年3月22日公布的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法院(2020)京0113刑初786号《刑事判决书》显示,2018年3月份开始,被告人毕某以北京市顺义区一处平房为据点,以赛鸽公棚的名义并雇佣孟某、马某为工作人员,多次组织他人进行信鸽比赛。2019年初至2019年11月份,毕某组织、举办了多场信鸽竞翔比赛。这些比赛设有以信鸽竞翔比赛成绩为奖金发放依据的“打单关”“打双关”“十一选一”“二十二选一”和“汽车大奖赛”等项目。参与比赛的人员缴纳每场比赛的报名费,并可针对“十一选一”“二十二选一”和“汽车大奖赛”等项目进行押注。毕某从收取的报名费和押注的钱款中抽取10%的金额。经认定,2019年间,参加被告人毕某组织的信鸽比赛的人员达280余人,毕某收取的参赛费和押注的钱款共计人民币220余万元。因犯开设赌场罪,毕某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

▲中国信鸽协会称2021年出台了20多个规范性文件,旨在规范信鸽市场。图片来源/中国信鸽协会

附加赛暗藏玄机 一场比赛成就“一夜暴富”

鸽子在《周礼》中被记录为“六禽”之一;隋唐时期,已开始用鸽子通信;真正引进赛鸽是在晚清之后。1961年,国家体委正式把赛鸽列为陆上运动项目。1984年12月中国信鸽协会成立后,各省市的信鸽协会纷纷成立,并开始举办各式各样的比赛。随着市场的扩大,很多民间机构盯上了赛鸽的“蛋糕”,开办公棚,组织比赛,奖金数额不断攀升。多名鸽友称,几百万元的奖金已是信鸽比赛的常态。

上游新闻记者了解到,目前国内的赛鸽比赛主要有3类,第一类为各地信鸽协会组织的比赛,最高奖金在千元到万元,最低的仅几元钱。第二类为俱乐部赛,属于半商业性质,最高奖金在十几万元。而第三类即为纯商业性质的公棚赛,冠军单项奖金就以百万起步,其中,中国信鸽协会冠名的世界杯系列赛事奖金总金额过亿的情况也时有发生。

鸽友胡先生告诉上游新闻记者,公棚会在比赛前通过中国信鸽协会网站等发出比赛规则和集鸽公告,愿意参加的鸽友在缴纳千元左右的参赛费后,需要提前几个月把鸽子交给公棚,由公棚饲养并进行训练,当然这些也需要另收费用。各参赛者通过比赛获得名次获取奖金,有时公棚会在奖金池里抽取10%到20%的利润。同时,获奖的鸽子还可以参与拍卖,拍卖成功后,公棚也会从中获取拍卖价30%左右的利润。据此前媒体报道,2020年一只名为“新金”(New Kim)的比利时雌性赛鸽被中国买家以16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1247.9万元)天价成交,打破了世界赛鸽拍卖的最高纪录。

▲2020年,一位中国买家以16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1247.9万元)天价成交了一只比利时雌性赛鸽。图片来源/网络

“这些都是明面上的比赛。在很多公开赛的背后,还隐藏着诸多包括‘指定鸽’在内的附加赛。此前,‘指定鸽’的规则与古代的赛马相似,无论是否鸽子的主人都可以下注,赢家获取奖金。后来规定‘指定鸽’赛只能给自己参赛的鸽子下注。从大众参与转到小圈赛的同时,这类比赛更像是一场豪赌。”胡先生说。

此外,更为高端的是“世界杯”“洲际杯”等系列赛事及其背后的附加赛,一场比赛就能成就鸽友“一夜暴富”的梦想。业内人士介绍,购买中国信鸽协会发布的足环,缴纳报名费后就拥有了比赛和“下注”资格。此类比赛仅公开的单项奖金就达百万元以上。与世界杯足球赛及其它有相关法律约束的博彩类赛事不同,博彩类信鸽赛是严禁举办的。所以,依托常规赛举办附加赛,就为“赌鸽”披上了合法外衣。

在高额奖金的诱惑下,有人开始铤而走险。据2021年12月25日辽宁省葫芦岛中级人民法院(2021)辽14刑终322号《刑事判决书》显示,2019年7月,赵某以组织信鸽比赛为由,在中国信鸽信息网网站发布要约邀请合同进行信鸽竞翔比赛,在各地鸽友中开始集鸽,每只鸽子收取比赛费用1600元,共收取比赛费用350余万元。2020年5月,在信鸽480公里竞翔决赛前,赵某想以作弊的方式骗取鸽友参赛费。决赛当日,赵某指使被告人王某锋和白某等人在临近放飞点处秘密放飞已更改足环的信鸽,使165只作弊信鸽进入获奖名单,从而赵某以未获奖无需兑付奖金为由,骗取参赛费共计人民币240余万元。因犯合同诈骗罪,涉案人员均获刑。

“除了更换足环外,让鸽子在临近点起飞,带着鸽子坐飞机、坐高铁也是比赛中常见的作弊方式。”多名鸽友称,2019年,河北一家赛鸽俱乐部的比赛总奖金超1亿元。而于同年举办的乒乓球中国公开赛,总奖金仅为274.4万元,相差36倍。“赢了还想下注,输了就想扳回来。这就是赌徒的心理。”鸽友张先生说,目前国内信鸽行业衍生的产业链规模已超百亿,无论与哪类赛事相比,这样的规模也极具诱惑。

遗憾的是,截至目前公棚私自举办赛鸽比赛没有相关的法律和职能部门的约束,奖金数额也由公棚设定,曾经陶冶情操的信鸽比赛,在各种“洲际杯”“世界杯”系列赛事的带动下,有渐渐向博彩化发展的趋势。

▲在多个竞赛章程中,单项百万元的奖金金额时有出现。图片来源/中国信鸽协会

赛事承办方曾与联众赌博案有牵连

以娱乐竞技为目的的赛鸽,为何会多次被指涉嫌博彩?业内人士向上游新闻记者透露,根据国家相关要求,中国信鸽协会与国家体育总局社会体育管理部门脱钩后,由于监管缺失导致奖金日益高涨,并伴有博彩性质。此后,中国信鸽协会与北京中竞鸽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竞鸽)合作,该企业开始以中国信鸽协会的名义介入各类比赛,其中就包括“世界杯”职业信鸽联赛、国际鸽联“洲际杯”国际公棚鸽王赛、中国信鸽公棚鸽王排名赛等高奖金比赛。

据公开数据显示,由中国信鸽协会举办的2020中国信鸽公棚鸽王排名赛,共计有23.7万羽赛鸽、3.9万名会员参赛,缴纳的报名费就高达10.1亿元;2020年世界杯信鸽职业联赛,报名费达1.6亿元;2021洲际杯国际公棚鸽王赛,仅两家俱乐部就缴纳报名费3.8亿元。此外,上游新闻记者了解到,中国信鸽协会与中竞鸽注册地址为同一地点,步行导航距离仅1米。

细心的鸽友发现,中竞鸽与此前涉公安部督办赌博案的北京联众互动网络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众公司)有密切联系。据工商登记信息显示,联众曾投资过中竞鸽,持股比例55%,2017年8月25日退出。而中竞鸽的多名高管曾在联众公司任职,后又与联众有过合作交集,且相关人员目前均在中国信鸽协会任职。

据2018年媒体报道,当年4月,公安部指挥河南、北京、广西等地公安机关联合行动,成功侦破北京联众公司棋牌事业部利用网游平台开设赌场案,抓获联众公司执行副总裁秦某、棋牌事业部负责人徐某、大客户部负责人周某及银商张某等36名犯罪嫌疑人,冻结涉案资金6500余万元。经审查,2010年至案发,联众公司棋牌事业部下属德州扑克项目涉赌资金收入累计达3.35亿元。同年5月11日,联众公司发布公告称,6名身为北京联众互动网络股份有限公司(本集团之一间附属公司),扑克事业部雇员之人士,因据称利用本公司的游戏平台从事违反中国赌博法律的个人活动,而被河南省公安部门扣留并可能面临检控。此6名人士概不是本公司的董事。

业内人士称,协会脱离监管后,随着信鸽比赛被公司化、商业化运作。目前信鸽比赛正在向职业化、专业化、博彩化演变,变相将赌鸽合法化。

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法院(2020)京0113刑初786号《刑事判决书》中,信鸽协会、体育部门及市场监督管理部门相关负责人也证实了该说法。相关人员提到,信鸽俱乐部(公棚)属于盈利性质的企业行为,赛鸽俱乐部组织的比赛是个人行为,俱乐部组织比赛的收费方式、奖金设置方法、玩法这些内容都是俱乐部自己设置,俱乐部组织比赛不用到体育局、民政局等部门审批,且不需获取相应的资质。

▲信鸽比赛中,鸽子会被带到指定地点放飞。图片来源/赛鸽资讯网

中国信鸽协会一年出台22条文件规范行业

扬州公棚涉嫌赌博事件发生后,2021年10月21日,江苏省信鸽协会发布了《关于取消信鸽比赛中指定鸽的通知》,建议各市信鸽协会在所指导服务的各类信鸽赛鸽公棚和俱乐部举办的比赛活动中,取消“指定鸽”项目等有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行为。

同日,中国信鸽协会也发布了关于严格执行《信鸽赛事办赛指南》、《信鸽行业涉赌、逃税现象管理规定》杜绝违法违规办赛的通知。其中提到,扬州市信鸽协会发现,此事系办赛单位未执行《中国信鸽赛规则》(2019)、《信鸽赛事办赛指南》等相关规定,举办比赛中有涉嫌违法行为,目前公安部门正在对此事进行调查。并提醒相关赛事举办单位,务必严格执行《中国信鸽竞赛规则》(2019)、《信鸽赛事办赛指南》、《信鸽行业涉赌、逃税现象管理规定》,杜绝办赛中的违法、违规行为。

对于目前中国信鸽行业的发展现状,中国信鸽协会相关负责人向上游新闻记者表示,江苏苏州公棚的情况是公棚向中国信鸽协会申办的一个世界杯信鸽比赛,但在比赛过程中有一些问题,现在正在调查。

对于鸽友认为“指定鸽”存在涉赌行为,该负责人表示,“指定鸽”是中国信鸽协会规定的信鸽赛事中的一项,2002年时将其列为附加赛的一种。2015年和2019年的规范文件中都曾明确提到,“指定鸽”赛只能指定自己的鸽子参赛。但是执行是各单位自己执行,通常各地会有自己相应的规定。随着信鸽行业的市场化推广,中国信鸽协会也在强烈规范信鸽市场,仅2021年就下发了20多条文件,规范信鸽市场。“我们也意识到有一些问题,但是我们希望能够在行业内部进行规范,给行业一个改正的机会。”该负责人说。

▲2021年10月21日,中国信鸽协会针对扬州公棚涉嫌违法事件,发文要求各地信鸽协会规范行为。图片来源/中国信鸽协会

针对高额奖金,特别是“指定鸽”赛奖金远高于常规赛的情况,该负责人称,信鸽比赛确实存在高奖金的问题,但各地举办的“指定鸽”比赛,实际上中国信鸽协会并不十分清楚。“之前几年,中国信鸽协会只出售比赛所用的足环。近几年我们提出要规范化、法制化、科学化、信息化、职业化、大众化、国家化、产业化,我们希望中国信鸽行业能按照规范化的方式逐渐整顿市场,”该负责人表示,实际上职业化的体育赛事,对奖金是没有上限的。而中国信鸽市场正因为各类比赛而非常火爆,全国的比赛一年有2万场,数量比较大,也都是带有奖金性质的。所以,中国信鸽协会也一直在抑制、压制这种情况的发生。

该负责人也坦言,如果某一个公棚或俱乐部老板承办了中国信鸽协会的比赛后,在规程之外又组织了比赛,就已超出中国信鸽协会的监管范围。“一年2万场比赛,中国信鸽协会确实难以监管,中国信鸽协会负责的多以世界级赛事为主。各地的公棚、俱乐部由当地协会监管的,由当地负责。若没有和协会备案的公棚和组织的比赛,确实无法监管。”该负责人表示,对于公棚存在的问题,由于中国信鸽协会没有监管职能,对于公棚和俱乐部行为也多以倡导、引导为主。但其中存在的问题,中国信鸽协会一直很重视,也正在大力规范和整改。

多名鸽友向上游新闻记者表示,尽管出现赌博的情况多以公棚自主行为为主,但其行业市场化的不规范,仍与行业导向有关。从事法律工作的鸽友甘先生曾在其公开文章中提到,赛鸽运动沦陷成赌博,是与赛鸽职业化的初衷背道而驰的。

甘先生称,千公里比赛是欧美乃至日本等赛鸽强国的热门赛项。比利时、荷兰、德国、英国的700公里到1000公里赛鸽无奖金刺激,也是欣欣向荣。信鸽比赛本是信鸽爱好者参加的群众性体育活动,不是赌博,更不是贵族运动,应以现代社会时尚、高雅、文明、健康的生活方式为主线开展信鸽比赛。国内目前的一些高奖金职业赛,成为了赌博游戏,这样的比赛早已背离了养鸽、赛鸽的初衷和风雅情趣。

[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