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城市居民,最怕两种邻居:一是家有装修队,二是家有学琴的娃

发布时间:2021-12-22 04:57 来源:中国青年报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原标题:别让美育沦为“鸡娃新阵地”

身为城市居民,最怕两种邻居:一是家有装修队;二是家有学琴的娃。尤其后者,因为装修还算是“天长地久有时尽”,学琴则是“此恨绵绵无绝期”。

我家楼上就有这样一位琴童。说起孩子弹钢琴的水平,就像一段正弦曲线,有波峰也有波谷。波峰就是娃他妈“河东狮吼”分贝飙升的时候,如果有阵子琴声偃旗息鼓,不用问,肯定是孩子他妈又出差了。

小琴童断断续续学了好几年,我们却连一首完整的《致爱丽丝》也没听到过,倒是吼娃的连续剧追了好几季。其实,楼上的娃娃我们也认识,那是个很爱跳舞的小姑娘。小区里孩子们一起玩耍时,她舞动起来特别有感染力。偏偏当妈的认死理,非把孩子摁在琴凳上。

其实,谈及美育教育,不少家长都像是“道理都懂,但臣妾做不到”的甄嬛传表情包附体。在内心深处,大家都明白学习“琴棋书画”不是为了样样精通,而是借助美育的桥梁,抵达陶冶情操、放松身心的彼岸。弹琴也好、跳舞也罢,学习的初衷必须是孩子的兴趣。如果仅仅出于望子成龙的企图心,无视成长规律,注定沦为双输的结局。

可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常常不允许。受攀比思想和升学指挥棒影响,不少家长看不见美育的真谛,而是热衷于不断报班,给孩子履历表上“贴金”。

于是,打着美育幌子的兴趣班,俨然沦为“鸡娃新阵地”。在北京卫视拍摄的纪录片《起跑线》中,北京7岁女孩汤笑嫣的周末“十二时辰”被排得满满当当,母子俩奔波于四五个兴趣班之间。对着屏幕,观众看不到被陶冶性情的孩子,只有一个疲惫不堪的童年被母亲推着前进。

被兴趣班磨灭“兴趣”的不只是个案,数据也是有力的证据。据统计,我国少儿艺术培训市场规模逐年扩大。2017年全国市场规模约为670亿元,到了2020年,这个数字几乎翻了一番,达到约1300亿元。今年“双减”政策落地后,补课班“凉凉”、兴趣班过热的趋势更加明显。

不少培训机构表面改弦更张,实则暗度陈仓,换个方向继续贩卖教育焦虑。本应呵护少儿创造力、好奇心的美育,生生被忽悠成教育“新刚需”。

且不说乐器、舞蹈、围棋、跆拳道等传统项目有考级,就连跳绳这种强身健体的活动也不能幸免,掉进考级陷阱没商量。说起艺术考级,只有家长想不到,没有培训机构做不到。任何美育教育,都能被量身定做出一份“考级KPI”。本应培育孩子艺术兴趣的美育,被异化为一门门用考级带动培训的生意。

那么,什么才是美育真正的意义?12月11日,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这样谈道:“美育是无形的,却是十分重要的。它是根本性的教育,是心灵的教育;还应当是超越功利的、不是为了升学和考试而开设的一门课程。”他还说,“美是一种理想,也是一种形式,还是一种生活方式,更是所有人提高自己人生价值、提升自己精神境界、提高自己生活质量的一种自我化育的方式。”

的确,美育不应被技能化、功利化,而应成为一种浸润人心的“无用之学”。这也让我想起两个事例。其一是琴童厌琴。现实中,很多孩子学钢琴一路弹到十级,却因为大量反复枯燥练习考级曲目,对钢琴心生厌恶,从此拒绝再摸琴。其二则是许多成年人抛却功利之心,享受艺术带来的乐趣。在短视频平台上,我们见过工棚里弹古筝的、用煤炭作画的、在养鸡场里深情朗诵的、在庄稼地里跳舞的、外卖送餐途中弹钢琴的……

一苦一乐、一酸一甜,两相对比,人们也不妨从中领悟何为美育的真谛。

白晶晶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21年12月22日 02 版

责任编辑:梁斌 SF055

[作者:佚名]